环球财经

当前位置: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 > 环球财经 > 马克龙对阵默克尔,欧罗巴路在何方

马克龙对阵默克尔,欧罗巴路在何方

来源:http://www.bevelgearssg.com 作者: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 时间:2019-09-18 13:08

图片 1

参考消息网5月29日报道 外媒称,欧洲议会选举产生了一个四分五裂的议会,并引发了一场争夺欧盟这个世界最大贸易联盟最高职位的竞争。法国和德国5月27日围绕欧盟未来的领导权发生了冲突。英国《金融时报》网站5月27日报道称,欧盟各地的民族主义、自由主义和环保主义政党在中间党派受挫——如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的情况下获得了更多席位。中间党派在过去40年来一直主导着欧洲议会。报道称,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自由主义政党27日呼吁任命“一个能够超越党派界限、打造强有力多数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这表明该党希望有一个新人选取代德国支持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曼弗雷德·韦伯。报道指出,新一届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将对决定欧盟在全球贸易、气候变化和技术产业监管等关键问题上的立场发挥核心作用。马克龙所在政党的二号人物帕斯卡尔·康芬说,韦伯“今天完全失去了参选资格”。一位法国高官还说:“我们不赞成(这个人选),而且从来没有赞成过,现在我们可以更好地解释原因。”但德国中右翼的基民盟领导人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表示,26日的选举巩固了韦伯担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资格。默克尔受到来自党内的压力,要求她继续支持自己的同事。报道称,马克龙已经加紧寻找另一位候选人,他邀请西班牙社会党领导人、首相桑切斯27日晚上到爱丽舍宫共进晚餐。爱丽舍宫说,在28日晚间欧盟召开非正式峰会之前,马克龙当天中午将在布鲁塞尔与其他欧洲国家领导人共进午餐,他们还将讨论包括欧洲央行行长在内的其他高级职位的任命事宜。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运动尽管败给了勒庞的极右政党,但是它将在自由派的自由民主党团中处于显著地位。该党团的目标是在新的欧洲议会中扮演领导者的角色。自由派拒绝了韦伯的主张,即作为欧洲议会最大党团的领导人,他是欧盟委员会主席一职的首要人选。马克龙的政党和欧洲议会自由民主党团共同声明称:“目前没有哪个候选人已经确保获得多数支持。我们极度警惕想绕过必要的谈判的企图。”然而,韦伯得到了柏林的大力支持。克兰普-卡伦鲍尔说,她所在政党在选举中的目标是成为最强大的德国党派,并给韦伯送上来自柏林的“助力”,“因此很显然,他是我们的主要候选人,是我们认定的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另据法新社5月27日报道称,在标志着传统政党退却的欧洲议会选举的次日,马克龙在欧洲范围内积极运作,增加与同行们的探讨,希望在欧洲议会内组建“进步”多数派,让其盟友能够担任各机构的领导人。时间紧迫,因为各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28日晚将在布鲁塞尔召开非正式峰会,开始挑选欧盟各机构的新领导人,包括欧盟委员会主席。报道称,马克龙将28日前往布鲁塞尔的时间提前,以便与比利时、西班牙、葡萄牙及荷兰领导人共进午餐。此后他将与民族主义阵营的维谢格拉德集团(斯洛伐克、捷克、波兰、匈牙利四国)的领导人们交谈。再之后他将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以及德国总理默克尔会面。爱丽舍宫认为,28日的非正式峰会虽然不会宣布任何决定,但其挑战之一在于选择欧盟委员会下届主席。巴黎认为,这个职位的人选需要能够在世界上代表欧洲、能够与美国或中国展开平等对话。马克龙政党的二号人物康芬认为,从右派在欧洲舞台上的退却来考虑,欧洲人民党推荐的候选人、来自德国的韦伯“完全不够格”,“我们衷心希望要么是法国候选人米歇尔·巴尼耶,要么是一位更加靠近新议会的新重心、不那么右倾的候选人”。来自丹麦、负责竞争事务的欧盟委员玛格丽特·韦斯塔格的名字经常被提及。【延伸阅读】传统党团在欧洲议会丧失稳定多数 外媒:一个时代结束了参考消息网5月28日报道 外媒称,27日早晨公布的欧洲议会选举部分结果证实,中左翼和中右翼的主要党团实力减弱,自由派和绿党的席位显著增加。两大主要党团丢失了单靠两者自身就可以获得议会多数从而通过法案的能力。一个时代结束了。据德新社5月27日报道,这些基于部分结果的统计意味着两个最大的党团没有达到其传统的合计多数。然而,它们的政党候选人坚称,其政党最有条件在新议会中形成多数。根据目前结果,欧洲人民党党团赢得了179席,比上一届减少37席。与此同时,社会民主党党团赢得了150席,比上届减少35席。相比之下,持中间立场的欧洲自由民主党团联盟及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党派组成的党团取得了重大进步,增加至107席。绿党赢得了70席,位居第四。另据法新社5月26日报道,基于部分计票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显示,人民党党团依然是欧洲议会第一大势力,赢得了179席。得益于这一胜利,人民党党团的领导人要求其“首席候选人”德国人曼弗雷德·韦伯成为欧盟委员会主席。社会民主党党团将成为此次选举后的议会第二大党,赢得150席。报道称,尽管人民党党团和社会民主党党团依然是议会前两大党团,但是他们丢失了单靠两者自身就可以获得议会多数从而通过法案的能力。一个时代结束了。约有4.27亿有投票权的欧洲人参加投票以选出未来5年任职的751名欧洲议会议员。又据德新社5月27日报道,如果说欧洲议会选举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欧盟的状态,那么有一点看来是明确的:选民要求变革,但不是从根本上对欧洲进行重新设计。虽然选举活动对40年来主导欧洲议会的中间派政党是一个打击,但选举活动并没有像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策略师、民粹运动的代言人班农所预测的那样引发“地震”。26日的选举结果结束了中右派党团欧洲人民党党团(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大本营)与社会民主党党团之间的大联盟。它们合起来没能获得751个席位中的半数席位。代表自由派的欧洲自由民主党团联盟竞选欧盟委员会主席职位的玛格丽特·韦斯塔格说:“权力垄断被打破。”此外,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5月26日报道,在欧洲议会选举中,欧盟各国的投票人数超出预期,撼动了欧盟政治体制。选举结果是支持欧盟的政党仍占广泛多数,但票数更加分散,其中既有支持商业也有支持环保的党派。这样的新组合和英国即将离开欧盟的不确定性将使欧洲的决策程序更加复杂。报道称,几十年来主导欧洲政治的中右翼和中左翼党团在751人的议会中失去了多数,他们将需要依赖对企业更友好的中间派,包括法国总统马克龙组建的新政党。在老牌政党中,人们情绪较为悲观。中右翼党团领导人韦伯说:“我们面临着欧洲议会中一个正在缩小的中心。今天我们没有胜利的感觉,因为我们正在失去席位。”(2019-05-28 12:17:24)【延伸阅读】外媒:欧洲议会选举令欧盟松口气 民粹主义浪潮得到遏制参考消息网5月28日报道 外媒称,欧洲的民族主义政党和疑欧派政党未能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取得足够的进展,从而无法干扰欧洲议会的运作。这令欧盟松了口气。据彭博新闻社网站5月27日报道,德国、奥地利、丹麦和西班牙的极右翼政党不如它们在上一次本国大选中的表现,瑞典、芬兰和荷兰的极右翼政党则没有取得任何重大进展。在法国,勒庞领导的极端民族主义政党获得微弱优势——但绿党的强劲表现让勒庞宣称的获胜成了空谈。报道称,欧洲怀疑论者和民族主义者的席位确实有所增长,但比最初的预测表现要弱。即使它们设法结成了某种广泛的联盟,它们在拥有751个席位的议会中比例似乎也不足25%——这是对议会委员会通过立法产生重大影响的分界线。另据法新社5月26日报道,根据欧洲议会选举的各类民调显示,就算加上形形色色的联盟,极右翼、疑欧者和反欧者总计也依然远不到议会多数的376席门槛。分析家认为,民族主义政党和疑欧政党的浪潮遭到了很大遏制。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的另一个特征是绿党取得良好成绩,绿党党团希望成为目前这种从未如此碎片化的政治图景中不可或缺的对话者。另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网站5月26日报道,欧洲议会选举之后,欧盟传统的中间地带四分五裂,欧洲各国的民粹主义者和右翼民族主义者则纷纷宣布获胜。过去40年主宰欧盟的两个中间派政党在欧洲议会中失去了多数席位,欧洲怀疑论者和民粹主义欧洲议会议员的数量创历史新高。在法国,人们普遍认为,极右翼领导人勒庞战胜了现任总统马克龙;意大利极端民族主义的联盟党领导人萨尔维尼宣称“变化即将到来”;在德国,选民们抛弃了该国两个传统党派,令社会民主党遭遇了70年来最耻辱的夜晚之一。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有望赢得约11%的选票和11个欧洲议会议员席位;奥地利极右翼的自由党似乎在选举中“毫发无损”地躲过了腐败丑闻的影响。此外,据德国《明镜》周刊网站5月26日报道,欧洲议会选举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公民参与投票,这是多年来没有的情况。选民们带来了出人意料的结果。以下是欧洲议会选举最重要的几个结果。第一,此次选举的大输家是基督教民主党人和社会民主党人。他们加起来首次无法赢得欧盟议会多数席位。根据欧洲议会的统计,第三大势力是自由派和法国总统马克龙领导的“共和国前进”运动组成的新联盟。第二,选举的大赢家是绿党。这向其他政党发出了一个信号:绿色议题,特别是气候保护,正变得越来越重要。第三,欧洲大部分地区松了口气,至少松了一点: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未能大获全胜。支持欧盟的政党加起来继续在欧洲议会中占绝大多数席位。但由意大利内政部长萨尔维尼领导的、计划名为“欧洲人民和国家联盟”的党团也可能超过绿党党团成为下届欧洲议会第四大力量。第四,这一切对韦伯成为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机会意味着什么?目前,这是难以预料的,尽管韦伯领导的欧洲人民党党团仍是新一届欧洲议会中最强大的力量。有一点似乎是肯定的:这位基社盟政治家的机会没有增加。第五,当晚的一个好消息是:欧洲议会称,欧盟(不包括英国)的选民投票率为51%,这是25年来最高的投票率。(2019-05-28 11:58:12)【延伸阅读】欧洲议会是如何运作的?西媒:这六个重点帮你看懂参考消息网5月28日报道 欧洲议会选举5月23日从荷兰和英国开始,5月26日在欧盟大部分国家结束,超过4亿欧盟公民投票选举751名欧洲议会议员。西班牙《国家报》网站5月26日刊文称,此次选举将形成欧洲议会中新的党派平衡,并将影响到下一任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人选。以下是有关选举的六个知识点:选举多少名议员?总共选举751名议员,这些席位按照各国人口比例分配,但遵循《里斯本条约》规定的“递减比例”原则,以防止大国议员人数过多,同时保证小国至少有6个席位。议员党团如何形成?一个关键问题是极右翼能否构成自己的党团。想要达到这个目的,需要至少四分之一的成员国(即7个)各自选出25名极右翼议员。有些政党在选举中已经宣布将参与党团,另一些政党则决定在选举完毕后做决定。英国脱欧后议员怎样分配?如果英国最终于今年离开欧盟,欧洲议会的组成将会改变。73个英国议员席位中,46个将保留用于未来的扩展,其余27个分配给不同国家。西班牙和法国将各自多得5个席位,是最大受益国。欧洲议会有哪些职能?欧洲议会与欧洲理事会一起,共同行使立法权,制定有关欧盟安全、司法、外贸、环境和农业等领域的法规。例如欧洲议会提出了结束漫游费、限制车辆二氧化碳排放和版权规定等法规。欧洲议会还可以对丑闻启动调查,与欧洲理事会一起制定欧盟的年度预算。欧洲议会能控制欧盟委员会吗?欧洲议会拥有控制行政权的权力。首先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需得到欧洲议会绝大多数议员的通过,欧盟委员也需通过欧洲议会的听证会。同时欧洲议会还可以对欧盟委员会主席提出弹劾动议,但弹劾动议的通过需要得到三分之二议员的支持。欧洲议会还可以通过质询、调查和讨论等方式控制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可以监督欧洲理事会吗?监督权力有限。在欧洲理事会召开首脑会议时,欧洲议会议长可以表明议会对各国首脑所讨论问题的立场和看法。首脑会议结束时,会将会议报告发送给议会阅览。(2019-05-28 06:08:02)【延伸阅读】欧洲议会选举投票率创新高 民调: 环保与民粹异军突起参考消息网5月27日报道 欧盟议会选举的投票率达到了20年来的新高,为50.5%,比上次2014年的选举高出8%。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得票明显增加。据德国之声网站5月27日报道,根据目前的初步预测,这些分布在3个欧洲议会党团的民粹主义者、民族主义者的议席将增加至177个,这比其目前的议席增加了23个。欧洲议会总共有751个议席。根据当地时间27日00:20分的预测,欧洲人民党(EEP)将在新一届欧洲议会中取得180个席位(下降36);民主党进步联盟(S&D)将取得152个席位(下降33);而自由派的席位将增加到105席,绿党则取得67席。德国籍的欧洲人民党领袖韦伯说:“主流派面临弱化的情况……我们应该做的是团结一致,从现在开始共同努力。”德国绿党异军突起报道称,在德国,当地时间19点59分的统计结果显示,目前的执政党联盟党和社民党是这次选举的最大输家。德国以欧洲人民党为名出席的96个席次当中,28.8%的选民将选票投给了联盟党(CDU/CSU),这相比2014年下降了6.6%。下滑更明显的是社民党(SPD),其支持率从2014年的27.3%跌至15.5%。大赢家则是绿党。初步统计显示,绿党在这次选举中上升了9.9%达到20.6%,这意味着,绿党超越社民党,成为德国第二大党。值得一提的是,社民党在当天另一场地方选举中同样遭遇惨败。在德国不来梅的州议会选举中,根据初步统计结果,社民党得票率同样大幅下降,从32.8%跌至24.5%,成为社民党在该州的历史最差成绩。基民盟则在初步统计中上升至25.5%,超过了社民党。自二战至今的73年里,不来梅一直由社民党人执政。如今,社民党第一次要在这里让位基民盟。鉴于联盟党不佳的表现,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和基社盟主席泽德宣布,未来要更多致力于气候保护。克兰普-卡伦鲍尔表示,这次选战的主要议题是气候保护,这个并非基民盟的强项。“旧的标准不再使用,我们要更年轻、更潇洒、更开放”,泽德说。社民党也表示,导致这次历史最差成绩的原因是没有给予气候保护话题足够的重视。民粹主义高歌猛进报道称,在匈牙利,根据初步预测,奥尔班所领导的、对欧盟持批评态度的青民盟(青年民主主义者联盟-匈牙利公民联盟,简称“Fidesz”)遥遥领先,拿到了该国56%的选票(对比上次增加了3.5%)。排在第二位的民主联盟只拿到11%的票数。报道称,在法国,右翼民粹主义者同样高歌猛进。根据目前的预测,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以24%的得票率领先于马克龙领导的前进党(22.5%),成为这次选举中该国的最强势力。法国绿党以13%位居第三,该国共和党和左翼党的得票率则分别下滑至8%(降了12.3%)和6.5%(下降10.4%)。在意大利,主张缩减欧盟内部合作、以“本国优先”为口号的北方联盟成为该国进入欧洲议会的最大政党,在选前就已几无悬念。报道称,尽管右翼民粹主义和反欧盟党派在新一届欧洲议会中的议席将会增加,不过智库机构欧洲政策研究中心的专家在投票结果出来前表示,右翼力量虽然扩大,但还不足以在欧洲议会“夺权”,而且在议会组成统一的党团,也几乎不可能。(2019-05-27 10:34:08)

新一届欧洲议会的选举,在经过4天激烈角逐后,于26日落下帷幕。

初步统计结果显示,传统上主导欧洲议会的主要政党出现了转向,欧洲人民党党团和社会党党团看来失去了长期以来的多数席位,而亲欧盟的绿色和自由派政党则表现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势。绿党联盟在欧洲选举中表现最为强劲,赢得70个席位,获得9.32%的选票,比2014年的50个席位大幅增加。统计数据还在更新,但基本盘已经清晰。

图片 2

选民的意向

此次选举让欧洲不少人特别是欧洲传统的政治家们感到困惑迷茫,甚或失落。

但现实已经不可改变。有媒体评论说,“如果此次选举没有别的,那么欧洲支离破碎的选民已经清楚地表明了一件事:他们希望欧洲有所改变”。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选举的结果,也许恰恰反映了当下的政治生态、政治力量的现实和社会民众的真实心态:一个政治版图四分五裂的欧洲,一个声音主张多元的欧洲,一个左中右势力都无力主导的欧洲,一个传统政治力量已经在明显走下坡路的欧洲政治格局,一个处在十字路口但并不清楚路该走向何方的欧洲。

随着欧洲议会选举结果的出炉,数百万选民抛弃了主导欧洲各机构数十年的传统政党,涌向了更小的党团,如绿党、民族主义者和自由党。这是值得欧洲国家和欧洲政治家们深思和反思的。

初步选举结果表明,在德国,默克尔总理领导的联合政府遭遇惨败,绿党出人意料地获得第二名;在法国,马克龙总统被右翼民族主义者勒庞击败;在英国,保守党和工党这两大传统政党的支持率一落千丈,选民们一边倒向奈杰尔•法拉奇领导的支持英国“脱欧”的政党,另一边又倒向各种反对英国“脱欧”的政党。

在意大利和匈牙利,强硬而又极端的民粹主义者取得了胜利。民粹主义党团虽然赢得了不小的胜利,但它们依然没有能够扭转欧洲的大势,也未显示出明显的优势。有关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客将成为欧盟内部主导力量的预测,随着议会选举揭晓而正在消退。

尽管这样的结果,对那些希望保持欧盟活力的人来说是好消息,但对目前主导布鲁塞尔的政治集团来说却是坏消息,表明他们一直以来的理念和政策并没得到多数选民的认可。

梦想与失落

图片 3

欧洲是“欧罗巴”的音译,其名字源于希腊神话中的人物“欧罗巴”。在世界的版图上,欧洲一直占据着重要位置。由于历史、地理、文化、宗教、政治、社会和经济的因素,欧洲有史以来既是一体的,又是分割的。曾经的荣耀与辉煌让欧洲人充满激情与梦想,而现实的衰退与分裂又让欧洲人不无失落与惆怅。

欧洲议会的前身是1952年成立的欧洲煤钢共同体议会,当时仅由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卢森堡6个成员国的78名议员组成。1962年,欧洲煤钢共同体议会改称“欧洲议会”,如今欧洲议会是欧盟三大机构(欧洲理事会、欧盟委员会、欧洲议会)之一,行使欧盟立法、监督和咨询职能,总部设在法国东北部城市斯特拉斯堡,但很多实际运作在比利时。

欧洲议会的议员,原本都是各成员国议会指派,从1979年6月起改由欧共体成员国直接选举产生。欧洲人认为,通过直选产生更合理、更公平,也更能代表和体现欧洲选民的意见和利益。

图片 4

新华社视频报道截图:选举现场

欧洲将近50个国家,大多已经加入欧盟,各国都有自己的各种政党,名称五花八门,加上成员国的议席分配数额不同,无法按照欧洲某个国家的议会模式,纯粹按得票数来给各获选政党分配议席。欧洲议会采取的是按欧盟成员国党派的政治立场倾向,进行党团政治分野。欧洲议会现有8大党团。

随着欧盟的多次扩大,欧洲议会的议员人数也在不断扩充,目前议员总数为785人。欧洲议会的议席分配,主要根据成员国的人口确定,目前为德国最多,拥有96席,其次是法国74席。德法两国的欧洲议员选举,被认为具有导向和定盘作用,因而竞选也更为激烈,这也恰好符合这两个欧盟大国的政治生态与选民政治基础。

此次为欧洲议会的第九届选举,于5月23日率先在荷兰、英国等7个成员国启动,其余21国在5月26日投票。虽然欧洲议会决定不了欧盟各国的立法,左右不了各国的政治领导人,也监督不了各国的执法,但欧洲议会在决定欧盟的走向、财政预算和农业、贸易等政策方面,有着很大的权力。

实际掌管欧盟事务的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和欧洲央行行长等人选,都必须得到欧洲议会的绝大多数通过才能担任。因此,欧洲议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欧盟的前途与命运,各成员国政党,特别是试图在欧洲政坛呼风唤雨的民粹主义政党、激进左右翼政党、民族主义政党和绿党,都千方百计造势竞选,以尽可能获取更多的席位,扩大自己的政治地盘和社会影响力。

图片 5

图片说明:法国政要前往投票站

选举备受关注

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争夺空前激烈,因而备受欧洲各国乃至美国等国政坛、媒体对的关注。主要原因有三:

其一,当前的世界,正在发生重大的变革、调整和发展,欧洲受到外界的各种严重冲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特朗普执政以来坚持“美国优先”的利己主义,对欧洲强势霸凌,不顾及欧洲人的面子、感受和利益,让欧洲国家大失所望。欧盟内部龃龉不断,各种矛盾加深,欧洲渴望独立自主,联合强大,但又时常力不从心。

其二,全球新兴市场和新兴经济体发展迅猛,目前落在欧洲大国之后的印度,也在迅速兴起,发誓要赶超所有欧洲大国,莫迪连任后立志要在2030年让印度跻身于世界经济前三强。而美国等国,更在大力提升自身实力,欧洲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图片 6

而环顾当下的欧洲,至今未能完全摆脱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阴霾,近年来,欧盟成员国经济普遍不景气,连一向势头很猛的德国从去年底以来也出现了经济数据下滑。美国咄咄逼人的贸易战,让欧洲面临更大压力。

再看当今的欧洲内部,民粹主义泛滥,极端思潮盛行,难民危机发酵,失业问题严重,社会情绪低迷,随着有欧洲政坛老资格、“常青树”之称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即将隐退,欧洲面临领导人危机。

法国持续多月的“黄背心”抗议活动,搅乱了法国,也波及了欧洲多国。欧洲的现状让很多欧洲人不敢奢想欧洲的未来。欧洲政党、欧洲政治家和欧洲民众,都在期盼欧洲的变革,但心态、利益、追求、图谋和需求的不同,又导致他们无法形成共识,更形不成力量与行动的一致。欧洲50多个民粹主义政党的日益膨胀,成了欧洲的巨大隐患。很多欧洲人希望通过欧洲议会的选举,来改变欧洲的现状,重塑欧洲格局与未来。

其三,英国的“脱欧”僵局与种种乱象,特别是给英国社会造成的四分五裂,给希冀欧盟一体发展、联合自强的欧洲、欧洲国家和欧洲社会,造成了雪上加霜的伤害与余波荡漾的破坏效应。特蕾莎·梅的无奈辞职,让不少欧洲在任政治领导人看到了固执己见的后果,又让蠢蠢欲动的竞位者实际无所适从。意大利、法国等国极端民粹势力的“脱欧”喧嚣,给欧洲增加了新的寒意。一些欧洲舆论担心,如果此次欧洲议会选举让这些极端势力得逞,则欧洲势必坠入自我毁灭的悬崖深谷。

图片 7

选举结果值得深思

但欧洲毕竟是欧洲,它的希望依然存在,它的主流依然强大,它的理智依然占优。从已经基本知晓的欧洲议会选举结果看,此次选举有几点值得关注。

一是此次欧洲议会选举的参选人数,远远多于上几届,为最近20年来之最多,表明欧洲人一段时间来对政治和选举的冷漠态度在改变。从统计看,除目前依然陷于僵局和乱象的英国外,其他成员国的参选率都在50%以上,从而避免了受极端势力蛊惑出现反主流、反传统一边倒的极端选举结果发生。德国的参选率比2014年的上届选举有明显提高,上次仅48.1%,此次高达61.4%。

二是虽然在法国等国,带有浓重疑欧、反欧和反全球化色彩的极端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获得了超过当权派的选票,但从全面情况看,他们的表现以及选举结果并没有预期那么好。

图片 8

图片说明:欧洲议会初步选举结果

从议席分布情况看,在新一届欧洲议会中占主导地位的依然是目前欧洲的主流政党,而那些极端派政党及其代表人物,在整个欧洲议会中仍处于劣势。据美国媒体报道,亲欧盟和赞同欧洲一体化的政党仍“保住了欧盟议会三分之二的席位”。

三是大量的选民强烈支持亲欧盟的绿色和自由党派。绿党在整个欧洲都获得了选票,尤其是在德国。据德国国家电视台ZDF报道,绿党在吸引了三分之一的年轻选民后,最终排名第二。

在英国,亲欧盟的自由民主党打出的竞选口号为“英国脱欧一派胡言”,结果在选举中的表现超出预期。舆论认为,虽然绿党和自由党派与长期主导欧洲政治的两大政党——中间偏右的欧洲人民党和中间偏左的欧洲社会党,唱的不是同一首赞歌,但它们没有极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色彩,只是呼吁欧洲“需要一个不同的联盟,因为这个联盟在21世纪将不复存在”。它们力主改革欧盟、改善欧洲、创新欧洲、振兴欧洲,创造绿色全新的欧洲,它们的当选将有助于欧洲进行迫在眉睫的自我革新与重塑,他们将给欧洲带来活力。

四是欧洲民粹主义政党及其主张有较大的政治社会基础,且有进一步膨胀之势,一旦气候条件成熟,它们势必会推波助澜,并与美国等国的民粹主义合流,从根本上颠覆欧洲的政治和社会格局与生态,走上极端。

初选结果公布后,勒庞表现得“喜出望外”,称选举结果是“人民的胜利”,并据此向马克龙总统施压,呼吁马克龙解散法国议会,“允许更民主的投票制度,以便更好地代表这个国家的多数政治意见”;在匈牙利,民粹主义总理维克多·欧尔班在庆祝大胜的同时,公开谈论他准备建立泛欧右翼联盟的计划,目的是按照他的意图和条件改革欧盟,而不是照搬英国的做法离开欧盟。

图片 9

图片说明:法国极右翼政治人物玛丽娜·勒庞

当下的欧洲,正处在一个扑朔迷离的交叉路口。前进的道路,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模糊。大西洋彼岸的藐视、不屑与施压,不会因为欧洲的迷茫与哀叹而有所放松,相反,欧洲国家的分裂与选民意见的多元化、碎片化,只会给别有用心者以更多的可乘之机。欧洲经济的滞涨与竞争落后,会导致欧洲经济社会和民生矛盾更加尖锐。欧洲议会的更加多元,必定会给政治、经济和社会决策等带来效率低下、意见不一等新的复杂情势。

有国际舆论分析说,欧洲需要进取,更需要加强领导,但填补欧洲领导层的真空,可能不会是一场漂亮利索的战斗。在欧洲议会选举后,欧盟委员会、欧洲理事会和欧洲央行行长的竞选又将登场,各方势力势必进行另一番角逐。(本文作者为东南大学文化传媒与国际战略学院首席专家)

东方网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由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发布于环球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马克龙对阵默克尔,欧罗巴路在何方

关键词: 正版

上一篇:这回有点乱了,英国脱欧

下一篇:没有了